做单机脑袋秀逗 轩辕剑之父访谈录

962乐游网 → 首页 → 游戏资讯 → 游戏杂谈 → 做单机脑袋秀逗 轩辕剑之父访谈录

[乐游网导读]轩辕剑”之父蔡明宏在最近接受游戏人生采访中谈到了它对于做单机的看法,同时我们也从蔡魔头这里得到了有关《轩辕剑》的更多细节!

轩辕剑”之父蔡明宏在最近接受游戏人生采访中谈到了它对于做单机的看法,同时我们也从蔡魔头这里得到了有关《轩辕剑》的更多细节!

第一次采访蔡魔头是在去年的Chinajoy上,在见到真身之前,一直以为这是一个黑暗势力的大Boss,魔头嘛~应该有满脸的络腮胡子,皮肤黝黑,身材魁梧,粗声戾气的。可他本尊竟然衬衫长裤,皮肤白皙(一看就是宅男的那种白),说话时还会透露出丝丝的羞涩,一脸的书生气质,魔头?完全是一个不适合他的名字!可是很多时候,不管是从名字还是从面相,你都很难真正的了解一个人,即便我们有长达一个小时的专访,我还是不敢给眼前的人下一个定义:亦魔亦仙?所以魔头给我的微博回复更好的解释了这一点:不同的外表是面對生活挑戰時必須扮演起的角色。

专访视频:

做单机?你脑袋坏掉了吧!

“其实要郑重的跟所有的朋友讲,你要做游戏很棒,但是你如果做单机,我只能说你脑袋坏掉了。”没错,蔡明宏就是他口中的这类“脑袋坏掉了”的人,14岁因为隔壁邻居家的小孩有一台电脑,为了摸到它,给人家端茶倒水当小弟,从那个时候起,做游戏这件事就算是“立项”了!直到1990年10月,在蔡魔头参军前夕,DOMO小组把《轩辕剑》一代完成。国产RPG游戏历史上最成功的系列——《轩辕剑》出现在人们的面前,《轩辕剑》的成功也注定了蔡魔头与单机游戏近30年来无法割舍的情缘。 

单机游戏在当下的游戏产业里,有点像许久没有被翻牌子的旧主,眼瞧着一个个小主(网游移动游戏)在圣上(玩家)面前摇曳着诱人的身姿,而自己又不肯与这些初来乍到的新人为一物,即便被打入冷宫,它也还是有自己的清高,总归想着圣上有天会念着点旧情,可若是连这点清高都不复存在,那真也是没了一点价值。

所以,当发现在这个行业里冒出了许多新人,并且一夜间走红赚他了个盆满钵满的,难道魔头心里就不会有小小的纠结么? 

魔头说,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聪明人,他们都知道怎么样去发挥自己最大的专长去做最赚钱的事情,可是这个世界都是聪明人也就没有聪明人了,需要有像我们这种笨蛋平衡一下,衬托一下聪明人。 

它们的来历

“DOMO小组”

二十几年前做游戏的时候,都是一个人在开发,一个人兼美术兼程序兼计划,就把游戏做出来了。我本身会写程式,画图不是很好,我就找班上的同学,找隔壁的小孩,把他抓过来,你帮我画一个图,帮我写一个脚本,帮我测试游戏。我用存了两年的零用钱买了一台电脑之后,隔壁的小孩就会跑来玩,跑来玩我就请他们帮忙做游戏,大家开开心心做游戏的时候,我就觉得应该对这么开心的一个小组取一个名字,因为英文不好,打demo打的不好,就打成DOMO。也希望我们这个小组是快快乐乐,客客气气,有一种很客气的语气叫“多么、多么”(音),小时候没有想太多,就取了一个名字,没想到用了这么久。

“轩辕剑”

先做游戏后想的名字,当时想做一款有文化,有中国色彩的游戏,觉得这个主题好棒,做到完,可是要叫什么名字?我们一大堆人开会,一直讨论,大家想不出什么名字。后来我就想,我们既然做中国文化的,又都是炎黄子孙,就叫它《轩辕剑》,我们那时候大概十八九岁,没什么文化涵养,听到《轩辕剑》太有涵养了,就它了……

“蔡魔头”

在开发《轩辕剑2》的时候,我就曾经逼着两三个工作人员,没日没夜的工作,最高纪录三天没有睡觉。最后他们觉得太变态了,又不能说蔡变态,所以他们就叫我魔头,这个可以接受了。后来大家一直叫我魔头,我觉得在工作上面既然做一个要跟朋友分享的作品,我希望尽量不要妥协。如果妥协的话,有更赚钱的工作可以做,不要来做么辛苦的工作,既然做的这么辛苦,就不要败在小小的地方,仅仅因为你妥协了。

“土匪窝”

挂在办公室门上的“土匪窝”是以前一个女朋友送的牌子,有一次她来我们公司探班,看到一堆人睡在地上,又不修边幅。早期研发,大家都住在公司,常常工作完之后,睡袋一拉,就睡在座位之下。她那时候来公司找我,怎么睡了一堆人,一起来满脸胡渣,觉得你们好像一群土匪,她就买了一个土匪窝这个牌子挂在我办公室的桌子上。

12在本页阅读全文

本文导航
  • 第1页: 首页
  • 第2页: 第 1 页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